v 网站首页 v 消费警示 v 健康之路 v 天天饮食 v 理财窍门 v 花鸟鱼宠 v 科学新知 v 美容礼仪 v 娱乐频道 v 电视剧情 v 情感阵营 v 
您现在的位置: 生活网 >> 科学新知 >> 百家讲坛 >> 科学新知正文
政府刮地皮与6000万留守儿童

参考消息网4月16日报道 英媒称,目前最贴切的估计数字表明,超过6000万留守儿童在中国农村长大,而他们的父母则生活和工作在别处,在中国经济奇迹的心脏地带组装生产线和操作建筑工程机械设备。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4月13日报道,这些留守儿童占全国儿童总数的五分之一。2015年6月,有四兄妹留守儿童(最小的只有五岁)喝农药自杀。《中国日报》在报道中明确指出,它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报道称,现代中国的发展离不开民工的艰苦努力,但是他们的孩子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在贵州省,在离那起喝农药事件发生地不远的地方,BBC记者找到了14岁的陶岚(音)和她11岁的弟弟陶金坤(音)。他们是中国最令人震惊的儿童福利统计数据的一部分:两百多万留守儿童被认为是独自生活,没有近亲的照料。

在一个两间屋子的家中,风穿过木板的缝隙吹进来,陶岚帮助弟弟做功课。她在一小块地里自己种蔬菜,自己做饭,姐弟俩轮流洗碗,他们的父母在一千多英里远的地方生活和工作,一年回来一次。

“如果你在学校里度过了糟糕的一天,如果不能够跟爸爸妈妈说说心事,心里一定很难受。”BBC记者对陶岚说。

“我不能告诉他们。”她回答道,然后抹掉眼睛里的泪水,“爸妈生活得非常艰难,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

报道称,西方人们普遍接受的观点认为,贫困和儿童忽视可能增加他们日后反社会及犯罪行为的可能性,但四川和贵州的孩子们留给BBC记者的深刻印象的并不是愤怒或者不满。相反,他们以非凡的成熟度,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他们的父母出于经济需要而不得不作出艰难的选择。但即便如此,他们总是无法掩饰自己在情感方面付出的代价。

在公众关注度日益增大的激励下,中国政府已决定采取行动。政府最近发布了新的指令,重申反对遗弃儿童的现行法律,并提醒地方政府要履行保护弱势儿童的职责。当局也已宣布,他们将进行全国范围的人口普查,并且首次试图获得留守儿童的数量。

报道称,但事实是,加强执法以及收集更好的数据对于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并无显著成效。农民工虽然可以自由选择他们的工作地,但是他们和自己的子女只能在家乡的农村里才有权享受福利,包括获得医疗保健和教育。有人提到改革户籍制度,但是这将是缓慢和有选择性的,它很可能会令来北京、上海和成都等大城市的许多农村家庭无法触及。(编译/洪漫)

      楼市去库存正在重演去年的救股市:为绝地逃生爬高上树,扔掉了软着陆的缓降伞,反倒自选了高空坠落、垂直就义的硬着陆动作。
政府说的是不搞强刺激,干的却是印钱灌水,口惠而实不至,不也是政府的习惯动作吗?这不,岁末年初,我国央行再次狂印钱。把M1(狭义货币)增幅再次推高至20%,房价、菜价也就再次暴涨起来啦。
没错。你看13年来M1曲线与CPI曲线高度协同,无一偏离:M1每高达20%的峰值,CPI都会同步攀上峰值——一线城市房价变成了窜天猴,全靠央行把印钞当成了保增长的助推火箭;房价继续攀高,也就继续充任着拦蓄货币洪峰的高危堰塞湖,不是吗?
“不疯魔不成活”的魔咒是这样的:印钱印出来的逆天房价,只有继续印钱才能救它,印钞机一减速,它就会休克。高房价为什么不愿跳楼?因为它跳不得,一跳就休克,救都救不活。
说来有点恐怖,把《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演活了的张国荣,之所以选择了硬着陆,就像是中了不疯魔不成活的咒——你说我拿自杀明星比房价不吉利,我的辩解是:房价抽疯原本就是闹自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是中国人的魔咒吗?
中国人谋求一夜暴富,全民争走马吃夜草、人发横财的捷径,作弄出如今这个自己拆掉了下楼台阶的高房价,也不奇怪。常言道:不作死谁也不会死。站上危崖的房价背后,不就是中国人患上了发横财癔症吗?
说来也够恐怖,癫狂的房价在海南又开始了第二轮休克——我1993年5500元/每平方米买的福海花园楼盘,23年后的今天又回归了这个售价;同事1993年4800元/每方平米买的安信大厦楼盘,23年后同样返回了这个售价。福海花园与安信大厦之间那个海甸岛最早的别墅区,如今各色别墅的售价也都回了娘家:跟23年前一模一样——1993年卖200万/1栋的300平方米别墅,2016年仍旧卖200万/1栋!
23年过去了,海南待字空闺,嫁不出去的处女老鬼楼盘仍旧遍布城乡——简直出了鬼了,修炼了23年的房价妖女,怎么一道金光+一道金光再+一道金光之后,童贞不破地还能被打回娘家?如果你对此半信半疑,也不必舍近求远,凯迪网络海南本部已入住该别墅区5年了——找客观、公正的媒体质询一下,就能证实我所言不虚。
你也别不信,如今(2016年)的建筑业物料,也跟1993年一模一样——钢筋、水泥的价格,也被打回到23年前了——钢筋每吨2600元,水泥每吨260元,可怕不?跟23年前不相上下!有了天壤之别的是什么?是地价+人工。
先说人工。23年前每月/280元的建筑工月薪,早已涨成了3800元——人工翻番13倍,农民工也没富起来。为什么?因3元/1顿的快餐,如今已涨成了15元/1顿。100元/每月的房租,如今已涨成了1000元/每月——吃饭、租房价格翻番N倍,水电油气等民生必需品价格也翻番了N倍。为什么?因为票子被滥印了,房价、房租、水电油气、菜价都跟着升天了······。
翻番倍数最高的,还数全国唯一大地主(政府)的绝对地租。譬如,宅基地上的自建房是300元/每平,县城的楼盘卖3000元/每平,一线城市则卖成3万元/每平——物料、人工都差不多,那其中100倍的价差,差在了哪里呢?差就差在了大地主的绝对级差地租上!
你问我什么叫级差地租?级差地租也即地价:23年前20万/1亩的建设用地,早就2000万/1亩啦!答案来了:房价翻了10番,是因为地价翻了100番,对不对?
作为全国唯一的地主,“政府拿走了房价的70% ”(任志强语)。“我们制定了一个错误的政策”,造成地方政府“搜刮民脂民膏”(朱镕基语)。“推高房价,就是靠推土机刮地皮,挖浮财”(吴敬琏语)。
为什么说房价逆天?因为房价像个巨型癌肿那样狂吸全民财富,你赚再多票子也填不满这张血盆大口!狂飙的房价虚掷投资,挤占消费,耗竭收入,吞噬储蓄,任谁也供养不起这个超级恶性癌肿。
“任何经济体,仅靠高投入而不注重技术创新和提高效率,就容易形成泡沫经济,迟早要进行大规模调整”(克鲁格曼语)——被美誉为“新常态”的大滞涨,就是中国经济在大调整。我国如今房价涨,增长跌;房价涨,盈利跌;房价涨,就业跌;房价涨,股市跌;房价涨、人民币跌;房价涨,实际收入跌,证明房价惹了13年的祸;背后呢,则是连年印钱、烧钱惹了祸(“过去30年,我们是以超量的货币供给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吴晓灵语))。
一顿吃伤,三顿喝汤。按理说暴涨缓跌,急涨长跌的软着陆还算舒服一点,可不疯魔不成活的楼市硬要丢掉降落伞,硬要自选高空重启上升,熄火后垂直就义,谁也劝不住,救不活。中国早已跌进了国际公认的建筑业长期衰退(库兹涅茨)周期,至少要休克17年才能调养复苏,靠全面放开二胎救它也救不活。
为什么?因为“421”家庭结构,必将导致10年后满街都是手握6、7套房子的老两口——水电物业费都供不起,一窝闺女怎么陪嫁也嫁不出去,掉价掉得必定一地鸡毛,是不是?
为什么冲高回落是个市场铁律?因为资产身价一旦被虚估了,只能靠资产身价贬值来纠正;同理,持久卖高价的通胀,也只能靠持久跌价的通缩来纠正,对不对?换言之,恶性通胀必经劣币回炉,重新提炼良币,才能休养复苏——这个良币驱逐劣币的提炼过程,就是房价被卸妆贱卖的过程。
为什么?因为任何价格,最终都得屈服于购买力,都不得不向消费者缴械投降。犹如女大不中留,留了结冤仇一样,也如处女越老越贬值、越难嫁出去一样——菜价、肉价跌的快,房价跌的慢,证明的不是房价坚贞不屈,而是耐用品比食品保鲜更耐久一点,化了妆的比素面朝天的更忽悠你一点罢了。
《福布斯》周刊曾一针见血:“中国的房主们,大多不知道他们坐拥的房产根本不值房子的报价。所以,他们远远不像自己认为的那么富有。”换言之,2016年接手最昂贵绣球的傻女婿们,我认为需要预练一下心理承受力哟——你们所迎娶的富家闺秀,甫进洞房后掀开绣花红盖头一看,必定是刷绿漆装嫩的老黄瓜——缩水最快也最多·······。
如今一不缺水二不缺(海洋天然)气的海南民用水、气分别都涨过3元/吨/立方了;冬季宜农的亚热带粤、桂、琼3省,绿叶菜居然能普涨100%。这就像住房与水电油气的物料来自土地与矿产一样,原本都是“大自然的免费赠品”(马歇尔语),都是无偿取自地球的天然物,是地球母亲对于人类之子的慷慨奉献。但政府垄断却奇货可居,把它们全都作弄成了不怕过剩、不怕积压的高价奢侈品,卖一个,宰一人,就像街头买房子的:3年不开张,开张吃3年,荒唐不?
真相告诉我们:高房价、高水电油气价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是政府在变相征税。常识还告诉我们:建筑业早已经成为中国最过剩的产能,房地产也早已成为中国最积压的库存。最过剩、最积压的商品,非但最难跌价,反倒涨价最狂,不是逆天欺人的官场经济造的孽,又能是什么呢?
“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马克思语)。10年来粮、油、肉、蛋、奶、菜、果价格轮番上涨,逐年攀升,导致城乡居民食品支出占比逐年增大,眼见着1978年后20年里逐年下降的恩格尔系数,自2007年起发生逆转,已经连续10年不降反升,开始掏空你的钱包啦!
最近一线城市的房价是否涨超了23%?最近各地食品价格是否普涨过23%?恶性通胀明摆在光头上,秃子就是不认,非说CPI只有2.3%!不疯魔不成活哇,难道非得逐年回升的恩格尔系数一直弄到老百姓的吃饭、住房、水电油气、教育医疗开支都入不敷出了,大逆不道的抽疯房价才会高空解体,舍身就义吗?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烧钱烧出来的高房价,只有继续烧钱才能救它。无钱可烧时,它只能休克就义。1993年我55万买的房子,第一轮休克期的2003年就半空解体,垂直坠落,被竞价10万元拍卖掉了。时隔23年后的2016年,这套房子叫价55万仍旧卖不掉,这能不能证明高房价是财富焚烧炉?能不能证明它是“地中海的金苹果,喂进嘴里会化为灰烬”?

  • 上一个科学新知:

  • 下一个科学新知: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科学新知
    没有相关科学新知
    v ICP11011256